尊龙d88平台

“网文出海”的现状、问题及对策

点击次数:2   更新时间:2022-09-26      来源:本站

  “网文出海”的现状、问题及对策文学是不同种族、不同民族心灵沟通和情感交流的桥梁和纽带。网络文学具有共享、即时、互动的特征,是最适合国际传播的文化形式之一。党中央高度重视互联网时代文学的新样式,明确提出要“大力发展网络文艺”,实施网络文艺精品创作和传播计划,鼓励推出优秀网络原创作品,为网络文学繁荣有序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。作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新亮点,中国网络文学以其瑰丽的想象、精彩的故事、强烈的代入感,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读者。从实体书出版到爱好者自发翻译在线发布,从建立线上互动阅读平台到建立海外本土化发展生态,中国网络文学全球影响力不断扩大。目前,中国网络文学共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0000余部。其中,实体书授权超4000部,上线余部。网站订阅和阅读APP用户1亿多,覆盖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。

  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:“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改变了文艺形态,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艺类型,也带来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的深刻变化。由于文字数码化、书籍图像化、阅读网络化等发展,文艺乃至社会文化面临着重大变革。”同时,习总书记还强调:“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。实现这个伟大事业,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,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。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,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。”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,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,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。广大文艺工作者重视互联网这个当代最大变量的舆论场,不仅要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,还要积极抢占现代传播的制高点,用先进文化占领网络阵地,增强文化的感染力,增强国家的文化安全。

 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,最初是作者个人对外授权出版,逐渐发展为平台对外授权、在线翻译传播及进行海外本土化传播,个人对外授权阶段始自2001年。中国网络文学付费阅读(VIP)机制形成之前,网络小说通过在港台出版实体书获得收益,并迅速扩展到东南亚,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之路由此开启。平台对外授权阶段始自2010年。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在国外热播,大量网络小说版权成功输出,多部网络小说改编的动漫、影视、游戏等纷纷出海。2011年,晋江文学城签署第一份海外合同,正式开启海外版权输出。在线年底,Wuxiaworld(武侠世界)建立,中国网络文学开始由爱好者自发翻译进行线年,Gravity Tales、Volarenovels创立;Wuxiaworld一年内获得百万级英文读者,并催生出众多粉丝翻译网站和翻译小组;同年10月掌阅iReader App正式上线年,Wuxiaworld由粉丝组织转变为商业网站。2017年5月15日,阅文集团的起点国际(正式上线;中文在线在美国推出互动叙事类阅读产品Chapters;法语、俄语、西班牙语等语种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纷纷出现。2019年1月纵横文学上线海外平台TapRead。2018年4月,起点国际开放海外创作,吸引海外创作者,建立UGC模式。掌阅、中文在线、纵横文学平台等也都以不同方式吸引海外作者。目前,中国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已在海外落地,开始网络文学的海外本土化传播,形成从线上到线下、从PC端到移动端、从文本阅读到IP开发的多元化国际传播生态。

 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主要形式有实体书出版、IP改编传播、在线翻译传播、海外本土化传播及投资海外平台等形式。实体书出版是指国内平台或作者授权国外版权代理商或出版机构,在海外出版发行外文版网络文学书籍,总规模约4000部。覆盖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、加拿大、俄罗斯、缅甸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越南、韩国和日本等。晋江文学城是对外授权出版实体书最多的平台,输出近3000部作品。从海外传播市场区域来看,东南亚市场相对较好,泰国平均发行量大约7000册,越南大约3000册。

  IP改编传播是指将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影视、动漫、游戏等产品向海外受众发行,或授权海外机构对国内网络文学作品进行IP转化。IP改编海外传播,极大扩展了网络文学的影响力。影视改编方面,《扶摇》《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》《武动乾坤》《天盛长歌》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》《芈月传》《少年的你》等影视作品在Youtube、Rakuten Viki、Netflix等亚洲和欧美主流视频网站及电视台大受欢迎,已成功覆盖亚洲、北美、澳洲等地多达数十个国家和地区。动漫方面,起点国际翻译上线余部漫画作品,如《修真聊天群》《放开那个女巫》《元尊》等,其他各平台也都有大量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翻译的漫画上线。

  在线翻译传播是指通过海外网站、外文APP、移动阅读器等平台,将中文网络文学作品翻译向海外传播。目前,起点中文网等海外网络文学平台已经打造海外付费阅读体系,建立起付费订阅、打赏、月票等机制。到2020年底,起点国际翻译1700多部作品。此外,掌阅国际版iReader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,40多个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,纵横海外平台TapRead注册用户达100万。

  海外本土化传播是指由海外网络文学平台进行本土化运营,翻译中国网络文学作品,吸引本土作者进行创作,建立本土化运营生态。目前,阅文、掌阅、纵横等都以不同方式搭建本土作者创作平台,建立作者激励、培养体系。起点国际目前有11.5万海外作者,上线万名。作品题材多元,大部分世界观架构深受早期翻译的中国网文的影响,比如融合中国的仙侠、道法、武功等传统文化元素,也有在小说中运用熊猫、高铁、华为手机等中国特色现代生活元素,大多学习中国网文常见的写作方法。

  目前,多家网络文学平台通过投资海外网站、文化传媒公司、出版社等方式,与外方形成战略合作关系,扩大中国网络文学国际传播。例如,起点投资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(株式会社文笔雅)、泰国的头部网文平台OokbeeU、美国Gravity Tales,与非洲互联服务提供商传音控股、新加坡电信等达成战略合作。与此同时,中文在线投资Wuxiaworld,掌阅、字节跳动等主要网络文学企业也纷纷与海外平台合作。

  早期网络文学实体出版借道港台,最先在东南亚以及东北亚传播,逐渐覆盖如印度、土耳其等大部分亚洲国家。线上阅读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法国、西班牙等欧美国家广受欢迎。非洲国家对海外平台与APP授权作品更为热衷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受到网络文学平台的更多重视,多元化传播持续推进。欧洲受众偏好武侠和仙侠等类型,而北美受众偏好男频仙侠、玄幻和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古言等类型。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尊师重道的《天道图书馆》,来源于东方神话传说故事的《巫神纪》,弘扬中华多样性美食的《美食供应商》,以及展现现代中国都市风貌和医学发展的《大医凌然》等众多作品,都受到海外读者的热烈追捧。东南亚及日韩为主的亚洲文化圈偏好女频古言作品,都市言情作品在东南亚国家也颇受欢迎。韩国受众偏好宫斗、灵异、推理、罪案等类型;越南受众偏好校园、职场、婚恋等类型。接受方式上,东南亚和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的实体书和在线阅读市场均有大量受众,实体书市场占比较大,IP改编作品也有较大市场。欧美国家读者以线上阅读为主。IP改编作品主要通过Netfilx等渠道进行分发。非洲、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读者以移动端阅读为主。

 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,翻译是最重要的一环。目前,翻译方式主要有专业翻译人员的职业翻译、粉丝翻译、机器翻译和机器加人工辅助等。实体书出版,基本上都是职业译者翻译的。在海外线年任我行(赖静平)翻译《盘龙》开始,职业翻译一直是最重要的翻译形式,目前各平台的重要作品翻译大都由职业翻译完成。在Wuxiaworld拿到小说版权之前,作品翻译主要是粉丝译者进行的。阅文在建立职业译者体系的同时,引入了粉丝翻译。国外的一些粉丝网站,自发翻译中国网络文学作品。机器翻译主要借助AI翻译降低翻译成本、提高翻译效率。商榷、推文科技、星阅科技、小艺全能翻译等是目前常用的机器翻译程序。掌阅使用自己开发的机器翻译软件,成本在1元/千字左右。为解决人工翻译成本过高,机器翻译质量欠佳的问题,目前很多平台采用“机器+人工”的翻译模式,即先进行机器翻译,再通过专业翻译人员进行审校,兼顾翻译成本和翻译质量,其成本相对纯人工翻译可下降一半以上。

 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,目前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制约因素,需要因地制宜、精准施策,进一步扩大中国网络文学的国际传播规模和影响力。首先是没有建立起系统化的国际传播机制。从网文创作、筛选翻译、海外推广到落地分发的网络文学国际传播链条存在环节缺失。其次是内容生产滞后。目前出海作品以言情、幻想等类型为主,反映新时代中国的现实题材作品相对较少。再次是缺乏统筹规划。各平台的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存在各自为战的现象,发挥各自优势、统筹规划协调做得不够。最后一个重要问题是行业国际生态欠佳。从自身来讲,存在用户细分和地区区分不够、人工翻译成本过高、机器翻译质量不高等问题;从国际环境上讲,存在海外维权相对困难、在线支付渠道不健全、网民在线支付意愿还在培育期、推广渠道被Google和Facebook等垄断等问题。

  为解决上述问题,应尽快成立中国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协调统筹机构,制定统一对外传播规划,解决对外平台建设、推广、维权等方面的问题。重点加强创作规划和人才培养,打造海外推送平台,拓展网络文学海外输出渠道,鼓励和支持网络文学平台“走出去”,引导重点网络文学企业加大在国际传播方面的投资,参与全球资源整合,扩大网络文学国际传播规模和效果。开展海外受众调研,研究本土化的方式方法,推动“一国一策”的精准传播,特别是面向海外“Z世代”做好有针对性的精准传播,塑造可信、可爱、可敬的中国形象。